《哪吒》之后《敖丙传》上线光线旗下漫画app搅

  继光线彩条屋影业主控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下文简称《哪吒》)获50亿票房之后,兄弟档电影《姜子牙》将于春节档上映,珠玉在前加上联合营销,《姜子牙》已经成为最受期待的春节档电影之一。

  在光线动画电影业务高歌猛进之下,近日“光线彩条屋影业正式上线一本漫画APP”的消息并未得到广泛关注。

  毕竟在99%的漫画都不赚钱的中国,快看漫画、腾讯漫画、哔哩哔哩漫画、有妖气等老牌动漫平台又几乎垄断漫画市场,搅局者一向不被看好。

  但文化产业新闻认为,光线彩条屋这个小动作没那么简单,推测这是彩条屋再一次“放长线钓大鱼”,想要以原创漫画IP弥补自己在内容生产上的亏空,用较为成熟的IP孵化和运营之道,走漫画影视化道路,构建完整的产业链闭环,从而打造自己的封神宇宙。

  放长线日,光线传媒在发布会上宣布成立“彩条屋影业”动漫集团,专耕动漫领域,并一口气公布了22部动漫单品,其中就包括《大鱼·海棠》《哪吒降世》(即后来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

  但在中影、万达、博纳、阿里等大小巨头中间,彩条屋只能算是个“初生牛犊”,王长田的话被当作支撑国漫人走下去的“豪言壮语”。

  最初的彩条屋动画影业,准确的说只是一家松散的动漫联盟,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接受了光线的投资。

  但在动漫市场极为严峻的现实下,让新生的动漫工作室活着已经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何况是让众多拥有独立想法的动漫公司扎堆活下去。《哪吒》上映前,光线早期投资的魔法动画和蓝弧科技都已经退出,彩条屋动漫战略被质疑可能“半路夭折”。

  彩条屋本质上是一个动漫IP的制片公司和内容孵化公司,其核心是运营IP,而皮克斯的灵魂在于创作IP,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彩条屋旗下二十多个动画工作室工作室才是真正的原创内容生产者,类似于皮克斯的性质。

  另外,国漫崛起重要的是文化自信,打造自己的动漫品牌,可以以迪士尼、皮克斯、吉卜力等为行业标杆,但他们的商业化模式在中国不一定行的通,

  目前来看,彩条屋模式在中国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如今的中国动画电影市场上,动漫IP依附于运营,也就是产品依附于资本

  如今彩条屋能收购很多IP和创作团队是因为这些团队还很弱小,需要彩条屋资本的力量,但一旦创作者挣脱资本的力量,最终还是会回归“内容为王”的路子

  客观来说,《哪吒》头功是导演饺子的可可豆工作室,彩条屋不需要因资本的力量自我感动。

  导演饺子也说,当时是真的看不到漫画的出路,中国也没有一部风靡全国的漫画作品。

  快看漫画的用户规模仍位列行业第一,而早期入局漫画领域的腾讯、B站也均推出自己的漫画APP平台

  而彩条屋的优势在于深谙动漫IP影视化的道路,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表示:对一本漫画给予极大的支持与鼓励。未来5年,光线部漫画作品影视化。

  在漫画内容上,一本漫画拒绝目前在漫画市场中大热的“霸道总裁”“傻白甜”等流量漫画,将更倾向神话、现实、科幻等题材,与影视布局接轨,打造自己封神宇宙

  如今,饺子监制的《敖丙传》漫画已在一本漫画app上线,宣传海报上哪吒正在看《敖丙传》并问敖丙何时改编,暗示《敖丙传》的改编可能。

  中国动画电影只有出现至少5个甚至10个《大圣》、《哪吒》,周边市场才能自然而然地形成。目前来看,中国动漫缺少的不是主题乐园,而是更优质的原创IP。

  这个五年,彩条屋看似“返璞归真”实则是通过做强原创内容IP创作构建自己完整的闭合产业链,从产品到产业,打造自己的神话宇宙,再进军衍生品和主题乐园等周边产业。

  创建于2013年4月,微信内创建最早、最有价值的文化产业资讯平台,在业内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中国文化报》曾 做专访,刊发题为《生产高品质内容,做专业自媒体平台——文化产业新闻:不做新闻的搬运工》的报道。发送最新行业动态和分析报道,链接政府、企业、学界的 信息中转站,文化产业相关从业者学习、交流、宣传的必备工具。